弥漫的黑暗光晕——伍迪•艾伦与戈登•威利斯

   戈登•威利斯在美国电影圈绰号“黑暗王子”,他用两部《教父》挑战了好莱坞习以为常的布光方式,用低调光和阴影美学创造了一种经典影像风格,成了电影摄影领域里的一代宗师,《光影大师》对他的评价是:“重写了美国摄影师的历史。”


弥漫的黑暗光晕——伍迪•艾伦与戈登•威利斯

   从1971到1977年,他做摄影的7部片子共获得39次奥斯卡提名,拿下19座小金人,其中包括三次最佳影片大奖《教父1》《教父2》和《安妮•霍尔》,但戈登•威利斯却没有因为他绝伦的摄影获得过一次提名,奥斯卡对他的漠视,多半源自他的低调——很少在媒体曝光,干完活就回远在纽约市郊的家,远离好莱坞名利场,不太与人交际,以至于大多奥斯卡评委都不知道他这个人。

   但好莱坞的制片人和导演们清楚他的价值,《教父》的制片人艾伯特•鲁迪曾说,“雇了戈登•威利斯,就保证你的电影会获得一些特殊的品质。”有趣的是,艾伯特•鲁迪在《教父》开拍第一周,看到现场没怎么打光,疑虑地问戈登“是不是太暗了?”戈登的答复是:“等你看到其他部分怎么跟这段搭配的,就会感觉好一点。”


弥漫的黑暗光晕——伍迪•艾伦与戈登•威利斯

拍《教父》:科波拉太学院派

   《教父》系列在影史上的地位无需多言,片中一些经典场景总被影迷反复玩味,比如马龙•白兰度开场时在阴影中接见求他办事的人那场戏,戈登•威利斯每次接受采访总免不了被问到“为什么会有让马龙•白兰度的脸处在阴影中这种与众不同的处理呢?”在戈登的观念里,这个问题本身就在给自己设定规则,他认为拍电影没有程式可循,而“你可以去创造规则,马龙•白兰度的妆真的让人不想去看他的眼睛,所以就用了顶光把他藏在阴影中,而这个决定是在整部影片开拍前20分钟看了马龙的妆做出的,然后才沿用到了整部电影中。”

  《教父》成功后曾有摄影师同行给戈登打电话,向他讨教怎么才能拍成《教父》那样,戈登回绝说这真的没办法教,结果这位摄影师同行很生气,说:“这行当真的没必要保密。”戈登回说,“我同意你的说法,但没办法教,是因为没有什么程式或者规则”。在戈登看来“人们做事前总要去参照其他人的做法,其结果往往不好,如果你能有自己的主意,比如在一场戏里用一个灯泡给人物打光,效果可能更好。”

   戈登在艺术上的造诣少有他人能及,曾经给戈登做过助理的摄影师迈克尔•查普曼就赞叹他是“无师自通的典型”,这样一个天才型的摄影师,遇到当时同样才情井喷期的科波拉,碰撞出了《教父》这样的作品,但其实拍摄期间俩个人都想拿主意,结果就是经常意见不合,发生冲突,“我更注重各种细节,一个场景没有完全达到我的要求,我就没法开机,这让科波拉很沮丧,他更在意他的感觉。他必须承认他太学院派了。”

改变伍迪•艾伦

   戈登与伍迪•艾伦的合作来的更久更顺畅,他对伍迪•艾伦的帮助也非常大,在与戈登合作之前,伍迪•艾伦拍的都是像《傻瓜大闹科学城》、《傻瓜入狱记》这样“有个场景然后开始搞笑”的简单喜剧,对电影语言没什么追求,在与戈登合作之后,伍迪•艾伦顺利转型,走入了他创作的第二阶段,拍出了《安妮•霍尔》这样的扛鼎之作,也拍出了《曼哈顿》这样在影像上登峰造极的作品,艾伦这一时期的电影更精巧复杂,制作上也更富于电影质感。

      伍迪•艾伦出道凭的是喜剧表演和编剧能力,技术上是个门外汉。拍《曼哈顿》时,有场戏艾伦在公寓里对戴安•基顿大发牢骚,戈登让伍迪•艾伦在基顿说台词的时候走出画外,然后再折回来说自己的台词,艾伦:“但这样你们就看不到我了。”戈登:“是的,但能听到。”还有一场室内戏,在戈登的提议下临时改成一个镜头拍完,艾伦后来回忆说,那时他开始明白长镜头的魔力,“比正反打更能打动人。”伍迪•艾伦在80年代中期结束了跟戈登的合作,但这些调度方法在他的影片中一直沿用了下来。

   总之,伍迪•艾伦在戈登为其掌镜之后,电影品质获得了大步提升,最重要的是,他学会了使用不同的摄影师为其创造新鲜的影像风格。